365bet官方

当前位置: 主页 > 365bet >

人的心灵能比大地美妙一千倍

时间:2020-07-08 08:06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今年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华兹华斯诞辰250周年,他以大自然代言人的身份,最终肯定了人的价值—— 威廉·华兹华斯出生于英格兰湖区科克茅斯镇。1791至1792年间,还在剑桥念书的

  今年是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威廉·华兹华斯诞辰250周年,他以大自然代言人的身份,最终肯定了人的价值——

  微信图片_20200611140412

  威廉·华兹华斯出生于英格兰湖区科克茅斯镇。1791至1792年间,还在剑桥念书的诗人游历大革命期间的法国,这段时间的田野笔记和人性观察后来被写入其半自传体长诗《序曲》。1795年,华兹华斯与塞缪尔·柯尔律治相识,三年后两人同著的《抒情歌谣集》出版,在文学史的后见之明中被认为标志着英国浪漫主义时代的开启。

  华兹华斯在1790年代一度的精神导师、激进理性主义思想家威廉·葛德文后来成了雪莱的岳父——葛德文之女是《弗兰肯斯坦》的著名作者玛丽·雪莱,葛德文的继女克莱尔则与拜伦育有一女——华氏在深深影响了上述晚期浪漫主义诗人后又被他们作为日趋保守的老古董摈弃,人生的最后40年几乎没有重要作品问世,以“史上蛰伏最久的桂冠诗人”之名于1850年在湖区莱德尔山居辞世。哪怕是这般干巴巴的履历也能让我们瞥见,位于这位湖畔诗歌教父宁静的田园创作生涯后景的是怎样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他本人则如一名不动声色的隐士,用自己的方式见证和参与了这个时代的更迭,并以诗歌为它的审美和智识风潮塑形——他视之为一生最重要的杰作、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二的长诗标题正是《隐士》。

  对自然的凝视,和对生活在自然深处的凡人的处境的凝视,在华兹华斯那里从来密不可分

  向来苛刻的哈罗德·布鲁姆在《西方正典》中对华兹华斯的评价在今天看来高得惊人。布鲁姆认为西方经典抒情诗传统中只有两人称得上真正的创新者:恰如彼特拉克“发明”了文艺复兴诗歌,开启了贵族时代的抒情传统,华兹华斯则“发明”了现代抒情诗,开启了民主时代或曰混沌时代的抒情传统。神权时代的诗礼赞众神,贵族时代的诗颂扬英雄,民主时代的诗哀怜和珍视普通人类。这当然是笼统的划分,但这一看法有助于剥开笼罩华兹华斯生平的田园情调,将我们的目光汇聚于其诗艺的核心:对自然的凝视,对生活在自然深处的凡人的处境的凝视,两者在华兹华斯那里从来密不可分。

  这一点在《写于早春的诗行》中聚成无言之问:“当我在林中适意休憩,听到一千种音节的混响……念及这问题我就心痛:人把人变成了什么?”《康伯兰的老乞丐》《永生颂》《荒屋》是华氏这类诗中的杰作,《序曲》末尾,他以“大自然的代言人”的身份,最终肯定了人的价值:“我们将教会他们;教他们学懂,人类的心灵/能比其居住的大地美妙一千倍”。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